成都名校 · 我的名校

“芳姐,我听你的,考北大!”南开为明刘永芳,在她手下,总能出清北!

2020-11-16 来源: 成都名校客户端-成都名校网

2008年,城北石破天惊传来一个喜讯,青白江出清北了,还不止一个,是4个!成都的目光瞬间向北倾斜。

20年没走出过清北学生的青白江,凭借着成都市青白江区南开为明学校(原北大附中成都为明学校)一炮而红。

1605517679(1).png

一所学校最大的成就,教得出学生,留得住老师

2008年高中第一届出口,4个清北,1个清华美院;

2009届,1个北大,2个香港中文大学;

2013届,1个北大…… 

图片1.png

和考取香港中文大学学生杨婉在一起

这些学生中的许多,都有一个共同的班主任——刘永芳。

看到娃娃们从青白江走向辽阔的天地,班主任刘永芳老师止不住激动:“我就是希望教出比我还厉害的学生!”

来到南开为明14年,除了教数学还扛起十多年班主任教学,如今从小老师成长为高中部副校长,刘永芳说:“我已经在南开为明落地生根,开枝散叶,从此再也离不开这里了!”

微信图片_20200918111112.jpg

第一年到南开为明教书,刘永芳29岁不到,她形容最初的自己:“刚开始来,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

新老师结对,一对一地教。学校给她配了一个师父,从教学到带班一手一手学,像把脉一样精细。

微信图片_20200918111108.jpg

起初每天下了课,刘永芳就把上课的反思写在备课本上。回到办公室,师父夏思明就坐在自己对面,她总忍不住询问一些自己当堂课上的问题。

“你可以这么处理,下节课……”工作上的问题夏思明来者不拒,随时接受咨询。

一来一回的交流、切磋,让刘永芳在专业上慢慢成为学科组长,成为集团内的名师,负责各个学校的联考、出题等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918111017.jpg

从带好班到调整到带普通的班级,刘永芳感觉到一些心理落差。察觉到她的心理变化,师父夏思明敞开心扉细细点拨:“一个优秀的老师,拿给你什么班你都可以带。”

生活上关怀照顾,让刘永芳的内心渐渐充盈,找到了自己的教学根本。“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可能是一生的。所以才沉淀出我的一种心态——真的要把一个小孩当成人才来培养,要相信他们的可能性。”

“也许手上不是最好的牌,但我也要打得精彩。”抱着这样坚定的想法,14年来刘永芳一直坚守在讲台上。

和16届回母校的学生们在一起.jpg

和16届回母校的学生们在一起

“芳姐,我听你的,考北大!”

在她的班上,每到高一下学期,她都会要求每个人正式做理想大学的PPT“高中三年太苦了,没有一颗高高的启明星照耀着,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

和今年毕业分别考上华中大学,福州大学的孪生姐妹万遥,万露在一起.jpg

和今年毕业分别考上

华中大学,福州大学的孪生姐妹

万遥,万露在一起


有一年的高一,直到一学期快结束了,班上一个孩子还没交PPT上来。她叫兰雪琳,从初中直升上来的学生,综合素质与情商双高,刘永芳早早便觉得,她是读北大的料。

“你怎么还没交PPT上来?

“芳姐,我不想考北大,我想出国留学。”

“老师不反对你出国,但是老师觉得,你都没有体会到中国最高学府的魅力,走出国门的时候,根基是不稳的。我觉得你的气质很适合北大,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北大一个机会,暑假去北大看看吧。”

推心置腹的交流打动了兰雪琳。高一结束的暑假,兰雪琳去往北大的校园,一番参观与了解后,从北京回成都的路上,兰雪琳就抑制不住兴奋地发消息给刘永芳:“芳姐,我决定了,听你的,考北大!”

2013年,兰雪琳以理科全省第八的成绩升入北京大学!

1605516813(1).png

刘永芳和兰雪琳在一起



“老师,我好像犯错了。”

数学课往往枯燥且封闭,但刘永芳的课堂有点不一样。她的课堂随时可以被打断,开放地接受学生的怀疑、质疑与提问。

她说:“有时候要打破老师自带的威严,只有这样孩子才能真正被打开。”

这样的带班风格,让她和学生常常处在亦师亦友的关系中,很多孩子甚至与她无话不谈。

和数学专家雷晓莉在一起.jpg

和数学专家雷晓莉在一起

有一年的高三,一个男生神神秘秘跑到刘永芳跟前,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老师,我好像犯错了。我心里老想着一个女生,想偷偷看她。”

这个男孩子是阳光的好孩子,刘永芳听完倾诉,心里有了谱,偷偷问了问男生喜欢的女孩子是哪一个。

两边都是阳关积极的好孩子。刘永芳听完倾诉笑眯眯地出招:“你追啊,去追她!”

男生惊呆了,自己设想过千百种老师的规劝,没想到最后居然鼓励自己去表白。

“你这个喜欢,这种追她,是可以通过学习的共同努力去表达的。你们可以约定去一个大学去相见,比如在厦大见?”

“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能给你带来动力,都是值得鼓励的。”

作为167岁的小孩儿,有这种情感是很正常的,同时这种情愫,在刘永芳看来也是值得去引导的。

渐渐地,男孩发现“喜欢”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可压抑痛苦的,慢慢释怀、和解,全力奔向自己的学习。

2012年毕业,故事里的男孩和女孩,一个去到日本留学工作,一个读了军校,各自圆满走向幸福的人生。

还有很多很多,14年来在南开为明的教学,和学生的点点滴滴接触: “故事太多了,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微信图片_20200918111024.jpg

又一个金秋开始,桂花飘香,学子入课堂,刘永芳拿起新的课本迎接着新一届的学生。今年她43岁了,当上了高中部的副校长,但仍没有放弃教学工作,她说:“丢了教学,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后记(摘自刘永芳个人笔记):

哪怕有一点希望,也要点燃学生内心奋战的欲望,不需要全部人理解,所有辛苦付出的意义和价值!过往的学生会给出更加笃定的答案。

颖宝告诉我她在保送南开大学研究生面试中老师问她一个问题:是家庭教育重要还是学校教育重要?她不加思索含泪提到了我,无比感激与怀念高中生活,聊到如何保送成功南开的点点滴滴……燕子说一定要做一名像我一样的老师,我们边聊边笑,边哭……从来没想到过做一名普通的老师能为学生带来终生的影响,在不经意间成为了许多人的人生导师,其实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发现她(他)们才是我人生的导师,是一波一波上进的孩儿们洗尽我内心的忐忑,坚定自己的信念,做一个纯粹的人,做一个充满阳光和正能量的人,不为世俗所左右!一起加油!

图片3.png

和保送南开大学16届陈颖,张小燕在一起

版权归成都名校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料电话:18280222322  林香珺

23416   0

分享到:
下拉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