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名校 · 我的名校

一些上市公司不搞主业搞幼教投资,毛利率超50%

2019-01-03 来源: 成都名校客户端-成都名校网

“一个月学费少则四五千,多则上万”“机构见面就问,还有好的幼儿园收购标的吗”……近期,中央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针对“入园难”“入园贵”开出药方。新政发布后,相关幼教上市公司股价出现较大幅度波动。

部分民办幼儿园的过度逐利现象如何遏制?新政提出的公益普惠方向,对幼教行业将产生何种影响?《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进行了跟踪采访。


资本狂热:幼教行业成为投资风口


上海市民赵雨婷女士的儿子5岁了,在上海静安区的一家民办幼儿园上学。“这家幼儿园每个月的学费一万多,基本上我的工资都搭进去了。”

谈到为何选择民办幼儿园,赵雨婷说:“民办幼儿园一般标榜自己教的东西多,像我们家小孩在幼儿园的课程包括语言、数学和音乐,英语还有外教。社会上都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再贵也只能咬牙坚持。”

赵雨婷的情况在大城市并不鲜见。近年来,“天价幼儿园”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在老百姓感慨“入园难”“入园贵”的同时,也吸引了大批逐利资本。

上市公司威创股份原来的主业是信息可视化。不过在2015年跨界幼教后,尝到了转型“甜头”。财务报告显示,威创股份陆续收购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教育四大品牌,在全国范围拥有连锁和加盟幼儿园近5000家。2018年前三季度威创股份幼教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2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51%。幼儿园运营管理服务毛利率在57%左右。

主营玻璃工艺的秀强股份近年来通过收购、新建等方式取得幼儿园及早教中心近100所。2018年上半年,秀强股份教育产业实现收入近9000万元,同比增长41%。教育学杂费及咨询服务的毛利率达到41.8%。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A股市场,涉足幼教行业或成立相关产业基金的上市公司近20家。

“正由于利润率可观,近年来幼儿园成了投资的‘风口’。”一家国际早教品牌的中国区高管告诉记者,2015年收购一家幼儿园大概要8倍左右的市盈率,到2017年已上升到14倍。“在有的三四线城市,一家幼儿园能卖到1000万元。即使这样还有人批量收购,目标就是打包上市退出。”

教育学者熊丙奇说,随着生活和教育水平的进步,国内家庭对优质学前教育的需求更加旺盛。目前这种公办园难进、民办园高价、“山寨”园低质的现象,显然难以满足民众的需求。如果再继续下去,不但会让家庭的学前教育开支大幅提升,也无益于乱象的治理。


新政纠偏:抵制资本侵蚀教育公益


“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针对幼教行业存在的资本化和过度逐利现象,新政作出明确限制。

新政给幼教行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当天,在美股上市的幼教机构红黄蓝一度暴跌超过50%,在A股上市的威创股份宣告跌停。群兴玩具宣布终止设立群兴彩虹蜗牛幼儿园并购基金。

“受冲击最大的是很多机构在2018年上半年收购的幼儿园,现在一下子成了‘烫手山芋’。上市上不了,卖又卖不掉。”上述早教机构高管说。

新政为何要封堵民办园的上市路?原因是多方面的。

——资本求快、教育求稳的矛盾充分显露。近年来,一些营利性民办园出于逐利需求,借助资本的力量盲目扩张,导致“数量重于质量”,甚至出现对孩子体罚、喂芥末等恶劣事件。

“资本市场的逐利性,与学前教育作为准公共服务的理念确有不符之处。”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吴遵民说。

——跨界收购搞业绩承诺或对赌协议。上市公司要定期向董事会和投资者报告业绩,大多与被收购对象签订业绩承诺或对赌协议。比如,威创旗下的可儿教育2017年至2019年的最低承诺业绩(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46万元、4070万元、4477万元。2017年可儿教育实现净利润4233万元,超额完成目标。

“为完成利润指标,一般要严格控制成本。幼儿园的房租成本是相对固定的,能压缩的包括教师和餐食成本。而压缩这两块成本,势必有人为此买单。”一位幼教业内人士说。

——贩卖“焦虑”导致幼教“小学化”倾向。在教育部门三令五申要求减负的背景下,一些幼儿园的学习任务比小学还重,背后离不开资本的推手。“不能输在起跑线上”“80%考上某某国际学校”——资本加持的学前教育正是通过这类引发人们焦虑的广告宣传,大大降低了“起跑线”的年龄。

华熙基金创始合伙人杜建敏表示,过去几年,民办幼儿园资产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这一度造成幼儿园估值虚高和市场竞争秩序混乱。新规落地后,对此类行为踩了刹车,以遏制可能存在的过度逐利行为。未来直接把投资幼儿园作为盈利目标或者市值管理目标的,已基本不具有可操作性。


提质降费:普惠幼教有待政策扶持


统计显示,我国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约为44%。要达到2020年80%普惠性的标准,上述意见提出,通过购买服务、综合奖补等方式,支持普惠性民办园发展。

地方政府正在加大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支持力度。沈阳市近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学前教育奖补政策的通知》,提出对公办幼儿园给予运行补助,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给予奖励性补助。执行城区指导性收费标准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每生每月补助240元;执行农村地区指导性收费标准的,每生每月补助200元。

“我们在福建有个幼儿园,现在收费是每月4000元。地方政府希望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让我们降到每月1000元左右,以达到普惠的标准。”幼儿园投资人章莹说,收入降低了,教学质量还要提上去,这确实是一个挑战。

章莹表示,要完成提质降费的目标,一方面要求政府落实扶持政策,帮助普惠性民办园分担成本。“民办园当前得到的政府资助极少。比如像教师学习培训,基本上没我们的份。”另一方面,社会资本自身也要意识到,办园不是办企业,搞教育必须有情怀,向教育本质回归。

办好学前教育,关键在于师资。《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上海每年新增近3000个学前教师岗位,相关专业毕业生供不应求,甚至出现100多名毕业生引发200多家幼儿园“争抢”的情况。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估算,从2016年到2021年,我国学前教育一共需补充超300万名教师,包括近200万名专任教师和130万名保育员。

对此,威创股份表示,未来将向学前教育综合服务商升级。比如上市公司投资了国内最大的幼师服务平台,帮助上百万幼师在线学习和分享。

上海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主任李燕表示,扩大学前教育师资供给要多措并举,包括增加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培养培训规模;为非师范类院校大学生加入保教队伍搭建桥梁;持续提高幼儿园教职工待遇,增强职业吸引力,等等。

“从中长期看,‘严监管’下的学前教育行业依旧存在机遇与投资可能,具体包括产业上延至早教、托育,优质玩教具、幼儿书籍板块以及幼师培训等领域。”安信证券的报告指出。

(原题为《办园≠办企业 新政降温幼教资本狂热》)


版权归成都名校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料电话:18280222322  LB-cdmx

413   0

分享到:
下拉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