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名校 · 我的名校

学生不宜被过度指导,老师不宜被全民指导

2018-10-08 来源: 成都名校客户端-成都名校网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王勉曰:学问有余,人资于己,以不得已而应之可也。若好为人师,则自足而不复有进矣,此人之大患也。

国人天生喜欢做“老师”,喜欢指手画脚,以自己的观念为准,凡是不同于自己都是“错”,只有相一致才是“对”的。这一点教育行业是重灾区,在教育行业,一个完全不懂教育的业外人士,可以对教师或教育指手画脚。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就如俞敏洪说的,如果中国的高科技由科技和观念都落伍于的老一代领导,这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同理,如果教师由没有学过教育的家长或社会上闲杂人等随意发声指点,那么中国教育会不会更危险?



被过度指导的学生

不会有自信更不会有创新


在教学的过程中,常遇到接受能力相对差的学生,我耐心地一遍又一遍教,却发现越教学生越没有精神,而且动作也越不标准。这让我很挫败,很窝火。

之后,我学会了“暂时放一放”,当某个动作学生学了三遍还不会,且身体出现僵硬时,我就笑着对学生说:“我们暂时不练这个动作,你先回去想想,隔天再练,说不定就会了。”



学生原本的愁眉苦脸,顿时笑颜绽开,僵硬的身体即刻松软,欢乐地说:“好的,谢谢老师。”然后蹦蹦跳跳找其他同学练习去了。

我发现学生之间组队练习更放松更大胆。除非有学生主动提出需要我帮助示范动作,我才过去指导,由于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更强,指导效果也更明显。反之,如果是我主动挑刺,并纠正动作,学生们就会很不自在,且流露出胆怯的神色。

张德芬说,不被邀请的劝诫是对对方的贬损。这句话用在教育里似乎有些过,但不被学生邀请的指导一定是被动的,甚至带有“侵入性”的。

一个人的思维习惯一经养成,就会成为本能。在国内,由于老师太喜欢给出标准答案,与标准答案不一致就是错,导致学生思维被禁锢,思考空间狭窄,加之老师的强势指导,学生久而久之就失去了创造性。

不仅仅在学校被过度指导,我国学生在家里也一样。

武志红曾写过一本书《巨婴国》,指出中国的大多数成年人,心理上是婴儿。婴儿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以自己的标准为标准,以自己的喜好为喜好。所以中国的家长基本都以自己仅有的一点人生阅历或知识经验来规范孩子,要求孩子按照既定轨道前行,稍有偏离则当头棒喝。久而久之,孩子就小心翼翼地活成了家长的翻版。

与之相反,美国的教学采取的是观察、发现、思考、辩论、体验和领悟的过程。学生在此过程中逐步掌握了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思考问题、寻找资料、得出结论的技巧和知识。虽然他们学习的内容可能不够深不够难也不够广,但学生在此过程中学会了主动学习,主动思考,并且因为学生自己领悟的知识点,不仅终身难忘,往往还能举一反三。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美国能在基础教育质量被公认为全球竞争力不强的情况下,其高等教育质量却能独步全球,美国科学家的创新成果层出不穷,始终引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沿。



过度被监管的教师

不可能有教育激情和创新


一直觉得教师在课堂上应该可以自由发挥,充分体现特长。

比如某培训机构的一位英语老师在上课前会给学生秀一段街舞,很多学生都羡慕能遇到这样“酷”的老师。这位老师英语也教得极好,因为他这出人意料的开场白,很多学生从此爱上这位老师的英语课,机构管理者也乐见其成。

但是,大部分学校都对教师有着太多限制,尤其是公办学校。

之前和几位同行聊天,他们说现在的教育真是一塌糊涂,学校领导不管老师如何教学,如何给教师一些支持,总是在管怎么才能不被家长和学生抓把柄,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被投诉。

一个学校的总方向是什么?是教师热爱教学,学生热爱学习;是教师幸福地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学生在学校里幸福地成长、发挥自己的潜能并爱上学习。

在这条路上,学校领导应给予教师更多教学自由,充分发挥教师特长;家长应给予教师更多信任和时间,惟其如此,教师才能发挥潜能,致力于教学创新。

但事实上,教师刚好面临学校领导和家长带来的压力。

学校对教师上课内容监管极其严格,甚至上课不能说跟课堂无关的内容(你想在英语课上秀街舞那是违反教学规则的),一方面说教师是思想教育者,一方面又会说教师怎么可以说太多思想教育?

像我这样注重思想教育理念的老师难免纠结。



学校说不能在课堂说和课程无关的话语,我就整日想着哪句话和教学内容无关,这有界限吗?教师管理学生课堂纪律,说的内容肯定和形体课内容无关,却跟教育息息相关呀。学生不遵守课堂纪律如何上课?学生定先有热爱学习的想法,才能有热爱学习的行动……

如果教师整日为保住饭碗而努力,不是为如何教好学生而努力,那么这样的教育如何有思想有灵魂,更如何谈得上创新?是的,大部分教师刚参加工作时,满怀热情和憧憬,希望完成自己的教育梦想。但是走着走着终于还是忘了初衷。

我在写教学计划时,总会有学生自由选项,让他们选一个擅长项目,自己训练后考试。学生很兴奋,拼命练习,最后拿了好分数。这是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学生自信了,我给分也给的坦然。

但却总有班主任打电话叫我给某某同学高分,给某某同学低分。什么时候学生的分数不靠自己争取,而是凭班主任个人喜好给予的?

在这种情况下,保护学生利益,常常就会得罪班主任,被投诉,让领导觉得你与同事之间关系没有搞好。天呢!这跟关系有什么关系?这是原则,这是老师的底线。如果学校里原则不需要,只需要关系,那么一定是乱套了。在这混乱的关系里如何不被影响和改变?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毅力。

我非常欣赏李镇西的一句话:我没有想过改变别人,只要能够改变身边的一个两个或更多几个人我就知足了;我更没有想过改变这个世界,我多次说过,我只希望这个世界不要改变我。

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中国社会科学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资中筠说:“国民党之所以垮台,一是因为腐败,二是因为腐败还不彻底,整个社会没有腐败,教育、文化、新闻界没有腐败,知识分子没腐败。”

而清华大学孙立平有一个说法:现在的危险不在于揭竿而起的动乱,而在于全社会的溃烂。我很赞同这个看法。

教育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请让它保持最后的廉洁和本来面目。

让教育回归本色


教育的本色就是教书育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学生,学习各项技能,学会如何做人。

愿中国教师有良好的教学环境,愿中国学生有良好的学习氛围,愿教师能有更多教学的自由和权限,愿学生有更多选课的自主权和娱乐时间,愿师生的脸上重现干净笑颜,愿学校重归净土,只做文化和教学,与其他无关。


版权归成都名校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料电话:18280222322  LB-cdmx

2904   0

分享到:
下拉加载